欢迎光临数学思维训练网站

  • 产品名称 :

    如根据基本原理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

  • 产品分类: 产品中心
  • 发布时间: 2020-12-29
  • 产品摘要: ,“、认识实验对于检验理论的重要性、在考虑复杂现象时抓主要矛盾的能力、具有数量级的概念等。只有这样,才不会随便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就轻易相信”。培养能力≠基础教育阶段脱离知识学习但朱邦芬认为,在改进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比如片面强调能力培养,认为很多知识可以通过自学获得。朱邦芬认为,学习知识和培养能力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如根据基本原理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
产品详情


,“、认识实验对于检验理论的重要性、在考虑复杂现象时抓主要矛盾的能力、具有数量级的概念等。只有这样,才不会随便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就轻易相信”。培养能力≠基础教育阶段脱离知识学习但朱邦芬认为,在改进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比如片面强调能力培养,认为很多知识可以通过自学获得。朱邦芬认为,学习知识和培养能力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它们相辅相成,在不同的阶段要取得不同的平衡”。对于优秀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应更多养成自主学习知识的能力和习惯。但作为基础教育的中小学教育,基本齐全、概念正确的基础知识传授是必要的。朱邦芬说:“知识的传授应该成体系,脱离学习知识、空谈能力和过程,只能培养出只知皮毛的夸夸其谈的空谈家。”科学教育≠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在当校长前,王殿军曾是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他笑言自己的女儿上了几次奥数就被他喊停了。“她问我的题目我都做不出来。”王殿军说,不是因为题目难,而是奥数班解题的方法是“不正常”的。在王殿军看来,良好的科学教育不是要教给学生千奇百怪的解题方法,这反而会让学生们“思维走歪了、兴趣学没了”。从定位上,在基础教育阶段,科学教育要面向所有学生,解决未来全民科学素养整体水平提升的问题。他说,科学教育要真正做好,必须做到内容丰富、有层次,对学生进行全面评价、全科开考,可以引入平均成绩点数(GPA)的方法。同时,在科学评价的基础上,改变升学方式,让学生的所有时间都成为有意义的学习时间。朱邦芬认为,高中科学教育要让学生掌握基本知识,对学科主要领域有正确的理解,培养学生对科学的兴趣、树立科学精神。他提醒说,“一刀切”式降低课程要求,不仅达不到减负的目的,而且在学生基本素质培养上无所作为,甚至还有所倒退。而高考毕竟有选拔人才的重要作用,考试要有一定区分度。朱邦芬建议,对报考一流高校、一流学科的学生,增加相应的选考科目,这样既不会增加报考普通高校学生的负担,也有利于有特长的学生脱颖而出。“谁赢得高中,谁赢得未来。”与会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科学教育承担着提高全面科学素质的任务,更与未来科学家的培养息息相关,“虽然很难,但必须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改革”。(光明日报)。相关阅读:入市问卷如同考奥数 券商出题究竟多奇葩?从7月1日起,《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将正式实施,并对投资者与产品进行严格的分级管理。从目前各家券商的情况来看,通过调查问卷方式了解客户基本信息,并判断其风险承受能力成为主流方法。不过,目前常见的问卷是否能真正反映出投资者真实的风险承受能力?证券君决定再次认真评估一下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不过不测不要紧,证券君发现,不少券商仍沿用较早的评估问卷模板,而其中不少问题不论是在具体表述,还是设计逻辑上都有待商榷。下面就来盘点一下券商风险评测问卷中的奇葩问题吧!1、亏本的买卖有人做?如上图所示,这是某券商风险评测问卷中的一道题目。乍一看,A、B两笔投资的确是有挺大的风险差别,其中A品种更加类似于固定收益投资,如国债、货币基金等,而B品种更加类似于投资波动率较大的部分中小盘股票。不过等一等,这个数字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按题干意思,A品种大概率将实现正收益,符合风险偏好较低的投资者。而B品种怎么看都不像是一笔令人满意的投资嘛—亏损预期超过收益预期甚至更多。按盈利和亏损一半一半的概率来算,B品种预期收益率显然为负。证券君一位小伙伴也吐槽道,就算我是高风险偏好,也不会投资预期收益为负的品种嘛,亏本的买卖咱不做,这道题正常人都会选择投资A呀!当然,证券君也大概能理解这道题的本来用意,即从投资者选择在A、B品种的配比上判断其风险偏好情况。但如果在题干设计上多琢磨琢磨,将两者预期收益率做到大致相同,但波动情况有所区别,可能会让投资者更容易理解和接受。比如,题干前半部分不变,后半部分修改为“投资B预期获得20%的收益,但有可能面临15%左右的亏损”,相信会得到更多高风险偏好投资者的青睐,评测结果也可能更加客观吧!2、不知所云型还是同一家券商的风险评测题目。不过不同于上一题中对预期收益率数字的纠结,这一次证券君直接就没读懂题目。题干究竟指的是什么产品和什么服务,题干中并未详细说明。相信不少投资者和证券君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吧!从题目的逻辑不难理解,这道题是想了解投资者过去的投资经验。不过,由于题干内容过于简单,让人在选择答案时也就无从下手。证券君脑中不禁飘过一连串问号:买卖不同的股票算是不同的产品吗?同一类性质的如投资国债、货币基金或其他固定收益类产品算是不同产品吗?免费咨询券商投资顾问算不算接受服务?如果这些问题投资者自身都没法判断,题目也就无从回答。3、欠缺考量型这道题目则主要判断投资者具体财务状况。而从打分细则上来看,“预计进行证券投资的资金占家庭现有总资产”的比例越低表明投资者可承受风险程度越高。不过仔细研究后,证券君还是认为该题目的评分存在争议之处。原因很简单,只以相对比例来衡量,而不考虑绝对金额和家庭实际收入似乎稍显偏颇。同样的投入占比背后,可能是两个家庭完全不同的承受能力。如果遭遇股市系统性风险,小明家面临的投资亏损可能很快通过家庭收入得到弥补,加之家底丰厚,不会波及日常生活。而老王两口则可能面对“养老钱”损失近半的窘境,晚年生活估计也不会特别顺利。不难看出,虽然只有简单数道主观题目,但投资者可能在实际回答中面临各种题目之外的疑问,最终的评测结果可能也会有所偏差。尽管目前券商普遍不会限制投资者参与风险评估的次数,即投资者可以通过多次“刷题”来达到不同的评测结果,但证券君也想说一句,请各家机构多多走心,不要流于形式,设计出更多合理的问卷来科学、客观地评测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吧!另外,相信各位投资者最近一定被适当性管理办法的各类新闻给刷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