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数学思维训练网站

河坝镇九年级学生杜某溺水身亡事件调查之反思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3-16      浏览量:0
1月5日,有网友爆料,称南部县河坝镇小学

1月5日,有网友爆料,称南部县河坝镇小学门口有人搭灵棚摆花圈烧纸钱堵住校门,导致该校不能正常进行期末考试。看南部网第一时间赶往现场进行调查。

现场看到,搭设的灵棚堵在学校正门,门外四周摆满花圈,一群人在棚下烧纸钱,并挂有 “还我儿子”的横幅。据了解,该校九年级1班学生杜 某 (男,生于 2002年8月15日 , 家住南部县河坝镇新拱桥村),于 2016年12月19日早上失踪,于2017年1月1日11:30,尸体在7村许家垭水库水面上浮出。1月5日,死者父母及其亲属在学校大门口搭棚,烧纸摆花圈,向学校讨要说法。

杜某家人在学校门口搭设灵堂、摆设花圈、焚烧纸钱

在寻求事件发生的缘由中,学校提供了一份疑似杜某生前留下的“遗书”。在几张复印的作文纸上,看到几段并不完全连贯的文字,文中充满对从小一起生活的的一个“最坏的人”的恨意,并说要去找爷爷(已去世)了。据了解,杜某的爷爷于两年前去世。“遗书”中感谢自己的班主任及其他几位老师,并与同学告别,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并说“当看到此信时他已不在人世”。据家长和学校老师证实,该“遗书”确为杜某本人所写。

杜 某 留下 的 “遗书”

学校负责人介绍,2016年12月19日下午,当得知杜某失踪后,杜某的奶奶到学校找到该校校长,反映了18日晚发生在家里的一些情况。杜某的奶奶说:“18日也就是星期天晚上,杜某因为写字差,他妈妈就说罚他重写5遍,他父亲也教训他不努力读书只知道玩手机,活该被罚。后来他母亲说工工整整写一遍,如果检查合格就不惩罚他了,让杜某自己写好了明天早上拿给她看。随后杜某就坐着桌边写边哭,写了一会就去睡觉了”。杜某的奶奶当时还对杜某说:“你母亲又没打你、也没骂你,说了你两句也是为你好,你怎么还一直哭”?并说以前杜某也会因事哭泣,但没有这次哭泣这么久。杜某的奶奶告诉校长,杜某的父亲前几天给杜龙买了一部手机。12月19日也就是周一早上,杜某早早的就起床了开始玩手机,他奶奶说他:你怎么还在玩手机。然后杜某就去洗漱了。吃完饭后,杜某准备上学,没带手机,反复给奶奶招呼:婆婆我走了,婆婆我走了... ...连续喊了几次后,奶奶还说,你走吧,喊那么多次干啥。谁知道,这一走就没有回来。

杜某在校是个较为乖巧的孩子,成绩也在班上前五名内,老师还经常交给杜某比如校园上下课敲钟之类学生引以为傲的差事。杜某性格略为内向,有几个好朋友,平时跟同学也很容易相处。家处乡下,一年前杜某的母亲生了二胎后,就在河坝镇上学校校门斜对面几十米的地方租了房子,一边带二胎,另一方面照顾杜某上学。

1月1日上午发现杜某溺亡后,当天下午4:30在河坝镇小学部三楼会议室,由东坝派出所警务人员、河坝镇政府董镇长、该校领导班子与杜某家长一起进行了座谈,对死者家属进行了安抚,做了第一次沟通交流。董镇长建议学校出于人道主义帮助杜某家人处理安葬事宜,其家人说暂缓一天再解决。1月2日下午2:30左右,死者家人突然在校门口搭设灵堂,要求学校立即处理,但又不提相关要求。该学校领导班子、派出所王教导员、镇政府董镇长,在学校初中部二楼会议室与死者家人第二次商议,要求首先拆除灵堂,再进行协商。随后,死者家人拆除灵堂,同时要求学校赔偿人民币80万元。经过商谈,定在1月4日在镇政府二楼会议室再次协商此事。

1月4日,在镇政府二楼会议室,派出所王教导员、胡警官、镇政府董镇长、学校领导班子及死者家人开始第三次座谈。经过商谈,死者方代理人要求学校赔偿人民币30万元,并提议学校找保险公司赔偿校方责任险,因此,双方协定赔偿一事暂缓一天再行协商。

1月5日,上午11点左右,死者家人第二次在学校大门口搭设灵堂摆设花圈焚烧纸钱。学校、镇政府、派出所多次劝阻无效,而且已经对学校师生和期末考试秩序造成严重影响,遂于下午5点多强制拆除了灵堂,并由县委县政府、教育局牵头在河坝镇政府二楼办公室进行第四次协商,但因“赔偿金额”未能达成一致而无果。

后记:2016年12月19日下午,也就是杜某失踪第二天,杜某的奶奶到校给学校领导,反映杜某18日晚在家因字写得不好被父母责备后伤心哭泣的情况以及19日早上离家上学时的异常情形。奶奶亲口叙述原文录音内容如下:

9:05 孩子奶奶讲述事情经过 来自看南部。

“他妈说要罚他,他父亲说罚他是为了你好,你自己不努力,光玩手机,你把字写好点你妈不会说你,你该背时。作业写的瞥,边写边哭,他妈说不做作业,作业写的瞥,就叫他重写,惩罚他写5遍,然后就边写边哭,然后他妈说工工整整写一遍就不罚他了,让他自己写好了明天早上拿给她看,于是他妈就去睡觉了,杜 某 没有写,哭了好一阵就睡觉了,以前说了他也会哭但没有这次哭的这么久,每次他妈说他,我都劝他妈让她别说,他妈说,读的出来就读,读不出来就算了。他妈叫他去楼上睡,我说天冷就叫他跟我睡。周一早上,他早早的就起来了,在一边玩手机,我又说他:你怎么还在玩手机。往日早上一直没叫我做过早饭,他爸爸前天给买了手机调制的有闹钟,今天才 5点钟我就起来煮饭,然后他也起来耍手机,当他洗漱完后,说婆你给我把饭用水冰着,免得烫,吃了一碗饭后,他喊了我 好 几次, “ 婆我走了 ”, 我说,你走吧,紧喊啥,手机也没拿就走了 。 平时吃饭也好,身体也好,白白胖胖的,谁知道,一走就没有回来,他父亲连夜找了好几天,在东坝场镇找了好几天,镇上也没有任何亲戚,周围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始终没有音讯。

看点:纵观国内新闻,学生之间相互伤害事件频发,学生厌学轻生屡有发生,这几年国内犯罪日趋低龄化,这是社会的悲哀更是家庭的不幸,究其原因,有学校和社会的责任,更有家庭家长的责任,因为一个人从出生开始有一个不变的身份,那就是家庭的子女父母的小孩,在特定时间段,才有学生、员工、职工、干部、老总、领导等等不同身份,家庭是人生的第一课堂,父母是人生的第一老师,家庭教育的重要好比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精心培养出人才,疏于管理毁一生。沟通可以消除隔膜,在孩子幼小的内心世界有他们独特的思想和人生观,特别是孩子处于青春发育期也正是叛逆期的时候,更要多与他们交流沟通,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教他们黑与白,花与草,什么是蓝天什么是白云,多一些耐心多一些陪伴,作为家长在孩子成长阶段更应承担应有的责任,少一些喝茶打牌的时间,少一些喝酒应酬的时间,多陪陪他们,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一旦出现意外后悔已晚。当孩子在家长面前锁上了心灵的大门,他们内心的怨气就会日积月累,要么放纵自己学坏变坏,要么沉默寡言走入极端。人往往重视大事的预防和处理,但因小失大一失万无,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往往更让人措手不及悔之晚矣。钱是重要的,钱不是万能的,钱可以买来豪宅豪车但买不来开心快乐,钱可以买来高级护理特级医疗但买不来平安健康,生命——无法用金钱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