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数学思维训练网站

你是从哪捡到的,那些小时候的话题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3-02      浏览量:0
可能所有人的童年都问过一个同样的问题,那

可能所有人的童年都问过一个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我从哪里来?

不知道你们那时候的回答是什么。我们那个年代基本上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捡来的。至于从哪儿捡来的,那要看家长的想象力了,有的说是马路边捡来的,有的说是从小河边捡来的,还有的干脆就说是从垃圾堆里,石头缝里捡来的。

于是那时候下课后就构成了一道风景,大家凑在一起像解密一样分析开了这个话题。每个人说一下自己从哪儿捡来的,当别人说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那些从马路上捡来的同学会平添一种优越感。现在想起来,我很荣幸的没有被放在垃圾桶里。

小时候也经常问妈妈这个问题,好像过几天我就会忘了我是从哪出现的一样。

记忆中总是有这样一个场景,吃过晚饭我们围着妈妈,在还是点着蜡烛的昏黄灯光下,我和哥哥姐姐挨个问道,我们是从哪捡来的,来满足我们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好奇心。

于是妈妈把我们分配到村东头,村西头等各个路口的位置上。

于是当时我脑子里的画面是这样的:妈妈干活回来,我在村子的岔路口哭,然后被妈妈一把抱起回了家。

就像世界上真有一个孙悟空一样,只是他的存在不是为了降妖除魔,而是负责拔根汗毛吹口仙气吹出每一个人,然后分配到不同位置,等着被大人捡走。

现在想来,在那个年代,我们简单到呆萌。

记忆中第一次接触性知识是上了初中,有一门课至今想来竟如此伟大,叫生理卫生课。是它开启了很多学生的性启蒙之路,讲到了男女生殖器的构造。

庆幸讲到这节课的时候没有被老师的一句自己看书而一概而过。可能有些同学就没有这么幸运,因为当时很多学校也是直接略过这节课上自习的,自己只能在没人看到的时候端着书在那一篇内容上面找答案。

我敢说其他的同学也和我一样在老师没讲之前已经看过不止一次这篇内容了,前提还是在没有人的时候。

那天一向闹闹哄哄的课堂整节课都出其的安静。

更多的学生连头不敢抬,即因为难为情觉得这节课漫长无比,又觉得这节课讲的内容能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如此短暂。

下课后,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小声嘟囔:这是什么老师,怎么什么都讲。一副自己的秘密被别人公布天下的样子。

在那些捡来的年代里,父母以一种隐晦的方式保护着他们的威严,也保护着我们的“纯洁”!

现在看来,在那个年代,也许这是我们问从哪儿来父母认为最完美的答案吧。

三十年后,我自己做了母亲,也依然被儿子问,他是从哪来的。

我想现在捡来的这个回答已经杜绝了吧,因为时代在进步,媒体的信息更新换代,我们的观念也在改变。

当这种因为无知造成的笑话或者是伤害越来越多时,我们越来越清楚,正视这个问题客观的回答它才是对孩子的负责。

刀刀两三岁刚开始好奇的时候,问自己从哪里来,我告诉他是从我的肚子里来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于那个年纪来说他的问题仅止步于此,我回答的相当简单而且轻松。

随着他一天天长大,接触的信息越来越多,他的问题不再止步如此了。

有一天他拿着他的百科全书问我他是怎样到我的肚子里的,听起来是个让我有点难为情的问题。

但没有办法,迎难而上吧,至少我知道在他这个年纪是糊弄不过去的。

我拿着他的百科全书(在此我非常感谢他的百科全书)结合书里面的内容讲了一下。

细节不说了,大家都懂得,再说本人白莲花一枚(嘿嘿)。

说下刀刀当时的表现吧。至今想起来有些好笑,我一边讲着,他全程低头捂着脸不好意思的笑着,到我讲完,他一直捂脸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不知道他的笑是什么意思,可能有难为情,也可能觉得又如此新鲜。

不过我讲完他没有继续再问这个问题,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自己去玩别的了。只是我又不放心的程序化的加了几句,告诉他这在人们的生活中这是件很隐私的事情,所以不要在外面和别人讨论。

没办法,几千年的文化熏陶,这些始终在公众场合是羞于启齿的事情,哪怕现在也有很多媒体像说吃饭一样说这种事,但终归只是用文字形式显示。

忽然他像想起什么来问我,那电视上有时候黑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什么黑屏,我问道,他说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亲亲的时候,我面不改色的告诉他,是的,那是他们在做生宝宝的事,因为是隐私,所以要黑屏。

他就好像我给他讲了一道数学题一样平常然后去玩他的玩具了。

所以在媒体发达的年代,刻意躲避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他们不经意的会从各种渠道接触到。

说下我的做法,我的主张就是不刻意去讲,但孩子如果好奇的提出问题,不能含糊其辞 支支吾吾的告诉他。

因为孩子的问题只是表面的,没有我们想的复杂,你只需把表面的问题告诉他就可以。满足了他的好奇心他就不会再追问了。

我只用他的百科全书讲了一次他就再也没问过。我也没有再刻意提过。我一直奉行的原则就是他不问我不说,他如果问我会清楚的告诉他。

但在保护自己这方面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就告诉他有些地方是隐私,是别人不能看也不能摸的,包括爸爸妈妈,这些是自己的小秘密。

所以他很早以前就知道换衣服的时候让我们离开,洗完澡以后浴巾也是裹的严严实实不会光着跑出来。

于我来说我是不希望他到青春期因为好奇心得不到满足偷偷的去在书上或其他媒体上找答案。

因为关于这种知识五花八门,形形色色,正规的性教育和黄色小段子可能只有一步之遥。客观的告诉他至少他自己会有分辨能力。

我宁愿让他知道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去正视它也不想他在外面因为无知如果接受到这种信息而面红耳赤。

与其刻意躲避来保护他不受“污染”不如大方告诉他事实让他自己学会不被污染。

毕竟信息多元化的时代,早已不是那个只有一本生理卫生可以接触到的年代了。让孩子有一个正确的认知观比父母的难以启齿更重要。

我不相信他青春期的时候还会继续和你说这些,即便他也同样有如此的好奇心,但他可能会有一千种方法去找答案。

所以趁着他还愿意和你讨论这个话题的年纪里,像朋友一样大方认真的告诉他。

让你的孩子,在成长的路上,少一些困惑,多一些坦然!

少一些阴霾,多一些阳光!